人防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新万博首页 > 人防风采

科左中旗演练散记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

阅读: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31日   来源:铁岭市人民防空办公室 

   

    车队奔驰在通往内蒙草原的大道上,路上的车辆非常稀少,服务区的间隔也越来越远,低矮单调的林木、干旱废弃的荒原、以及越来越开阔的视野都在告诉我们已经进入了内蒙草原。随着云朵的飘移,草原的色彩在不断地变化,由深绿到浅黄,再到泛着白色的咸土荒原,正是收获的季节,但这里的草场并不丰美,甚至牛羊的蹄子也盖不住。极目远眺,一个蒙古包也看不到,让第一次踏上科尔沁草原的我们大失所望,天依旧苍苍,但在车轮下无限伸展的黑色路面早已把广袤的草原切割得支离破碎,也淹没我们的文化记忆-----
终于,在接近目的地的时候,我们的眼前一亮,一座巨大的蒙古包群呈现在我们面前,它的底部是一座方城,白色的包墙,蓝天白云色调的顶面,包顶的正中央是一个圆形金盔,立在盔顶上方的正是苏鲁锭长矛,只见它高耸在云端,直指苍穹-----,它外观气势宏伟,内里金碧辉煌,加上它两旁的几座小包,俨然就是大汗行宫。经通辽市人防办的曹大哥介绍,就是孝庄皇后的出生地,由此西行一点五公里的达尔罕亲王府,便是孝庄皇后的故居。我们看到的这座建筑是孝庄园景区建设的一个蒙古风情园,也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度假村,建成后这里将拥有内蒙地区最大的敖包群,一些水上项目也即将上马。
重建的达尔罕亲王府,规模宏大,有皇家园林的气派,虽说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大小,但仍然是现今存在最大的亲王府,因为孝庄皇后的缘故,历任蒙古科尔沁草原的统治者都对清廷忠心不二,银安殿里“从龙佐命”“荷恩独厚”这两块牌匾就是最好的佐证,他们一边依托着科尔沁草原,一边紧紧依附着清王朝,传承着部族的王权。亲王府与度假村之间是一大片草场,据说这里曾是亲王的演兵场,曾有无数铁骑纵队在这里操练,但我们所见到的或是近百年来这里唯一纵队只有牛羊纵队了,你看那成群的牛羊,在骑马的“统领大将”的皮鞭挥舞下,牛羊大军正在转场,向另一片草场移动。这里也一定有过两军对垒,更有无数骑士相互撕杀,因为,只要你仰望长生天,侧耳聆听,那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就会伴随着呼啸的北风穿透历史的长空在广漠的大地上回响-----,那刀枪剑戟相互磕碰发出的铿锵震响早已尘封,在牛羊大军的无数次碾压下被踩进了泥土,但它们根本不甘寂寞,看那枝枝挺立的变异的狗尾巴草上长出的荆棘,正是他们的锋芒,就是这烦人的“荆棘”,把我们给扎惨了。跑遍草场,唯有它,人不敢碰,牛羊不敢吃,独有它们的长势良好,一不小心就会拈上你的裤角、鞋带,你一去碰它,就要你的好看,不是把你的手指扎出血,就是折断在你的肉里,成为你的肉中刺,好厉害的植物哟。
演练终于开始了,通辽市人防办对于此次演练非常重视,特别邀请了内蒙古自治区人防办的领导及兄弟市(盟)人防办相关人员参观见学,全体参观人员有100多人,加上区电台、报社的记者及影视制作人员,阵容庞大。编队刚一一出动,就看到航拍飞机的车队上空盘旋,道旁边还有专业录像师扒在地上作业。车队的沿途充斥着随行的记者及见学人员,面对这么宏大的场面,我们的压力很大。
车队按照预定的位置从沈阳市人防、省办机关、铁岭人防到通辽人防的顺序由西到东一字排开,随着省办孟庆芳处长的一声令下,作业迅速展开。各级各类人员全都动了起来,人们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架设卫星天线、搭设作业帐篷、车载卫星锅盖缓缓开启、单兵通信器材调试对接,机动指挥所各项要素都在紧张准备着-----,基指预指、各级各类电台值守人员相互呼叫、彼此传递纠正着各种参数信息----,直到大屏幕上清晰地显现基本指挥所指挥大厅的画面、话筒里传过来基本指挥所真切的音频信号时,我们机动指挥所全体人员凝重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我们铁岭市两个人防指挥现场第一次在相隔300多公里的空间上联成了一体,可以实施指挥作业了,当张振友指挥长向省指汇报我市机动指挥所开设完毕时,全体指挥所工作人员的脸上都露了欣喜的笑容,大家的心情都格外的好。演练结束时,省办李主任在佟刚主任的陪同下看望了全体演练人员,还送来了大量的慰问品,此时的我们,连日来的疲劳一扫而尽,大家相互庆祝着,这么多天的努力没有白费啊。在省办的统一协调组织下,内蒙人防的同志们参观了我们的装备,孟庆芳处长的讲解让我们了解到,我省是全国第一家按照一个文件、一个标准建设的这套机动指挥系统,全省人防系统通过北斗卫星系统实现联网通信,我们的机动指挥车开到地球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实现音视频即时通信,尽管这种通话相当的昂贵,每1分钟的通话费是180元。当年可汗穷途没路,仰望长生天,凭藉北斗七星的指引化险为夷之际,他断然不能想到今天的我们借助“北斗系统”把我们的视听延伸到千里之外万里之遥,是长生天的力量拯救了可汗?还是现代文明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演练场远离居民区,十分荒凉,住了3天,度过了两个风雨交加的漆黑夜晚,每个人都弄得灰涂涂脏稀稀的,条件艰苦但苦中有乐,不能上网聊天我们就面对面海阔天空的座谈,不能看清对方的脸孔我们正可以在黑暗中放松表情,终于不用察言观色、不用看脸色行事了,俱然身心都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大家的心里都更加泰然,不要虚情、杜绝伪善、不必做作,而如今正是这一切在无情地摧残、蚕食着我们的青春健美!通过几天的浸染其中,大家竟然都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当然还有飘香的奶茶、冒着热气的大块羊肉、熊熊的篝火、纵情的安代舞和久久萦绕在耳畔的动听的《套马杆》。在即将离开的时候,大家显得恋恋不舍,是啊,我们的汗水洒在这里了,我们的心随着这里的日头起落了,我们的足迹留在这里了,我们和这里溶为一体了,我们用肢体和这片古老的土地进行了近100个小时的交流-----
再见了,科左中旗花吐古拉。